美国联邦法院2018年年终报告
2019/1/4 10:40:52 点击率[51]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院
    【出处】人民法院报
    【写作时间】2019年
    【中文关键字】美国联邦法院;2018年;年终报告
    【全文】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美国东部时间2018年12月31日晚间发布了美国联邦法院2018年年终报告。在2018年年终报告中,约翰·罗伯茨大法官关注了以法官助理为代表的司法辅助人员的工作环境,通过典型事例形式回顾法官助理等司法辅助人员对司法的作用及其与法官的相互关系,并介绍了美国联邦司法系统2018年为解决该群体在工作中遭到的不公正对待问题所做的努力,表达了解决这一问题的决心,也指出了未来解决的方向。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

      1928年春天,路易斯·布兰代斯大法官费尽心思做出了一个被后世认为意义重大的判词书。在Olmstead v. United States案中,联邦警方发现了一个违犯美国禁酒法的大案,涉案违法“进口、持有和销售酒类的数量惊人”。本案中,检方在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警方从被告人家里和办公室电话窃听的证据证明被告人犯罪行为的。被告人则主张,警方未获授权的窃听行为构成了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所禁止的不合理搜查或扣押。

      不过,联邦最高法院驳回了被告人的主张。但布兰代斯大法官则持异议,他认为这种电子监视也构成搜查(应该需要授权),并且他的观点在40年后的Katz v. United States中被联邦最高法院所接受。

      在起草影响深远的Olmstead v. United States案判词书时,布兰代斯大法官指出,“为政府提供谍报工具方面的科学进步不会仅止步于搭线监听”。布兰代斯曾计划用当时最新发明的电视机技术,来举例说明和解释“政府能够监控到家庭的最隐秘之事”。但他的法官助理告诉他:“大法官先生,电视机并不是这样工作的,你无法通过某人家里的电视机发射信号从而看到他们正在做什么。”不过,直到年轻的法官助理弗瑞德利提供相关的科研论文,布兰代斯才正式放弃自己的想法,并且在判词书最终版中删除了利用电视机举例说明。

      正如布兰代斯和其助理弗瑞德利之间的交流所展示的那样,法官能够从他们的法官助理的帮助中获益,法官助理将新活力、新知识、新视野带入法庭之中。法官助理当然不能分享法官裁决案件的权力,但法官仍会在法律研究、法律分析、防范错误等方面向他们的助理寻求帮助。

      这种获益是双向的。法官助理能够从已经在专业领域赢得了高度信任和具有责任感的法律家(法官)那里学习法律技艺。当布兰代斯从他的助理那里获得了理解新兴技术方面帮助的时候,弗瑞德利也看到了一个对利害关系有清晰认知的技艺精湛的法律家(法官)如何提出具有变革性的异议。这种经历的确也塑造了弗瑞德利自身的能力,让他在多年以后成为一名杰出的联邦法官。

      即将到来的这一年,距离国会首次提供资金为经过法律训练的联邦法官助理支付工资刚好整整一个世纪。全国各地的法院里,法官及其助理每天都精诚协作,共同推进司法大业。与许多国家的同事一样,联邦巡回法院法官、联邦地区法官、联邦治安法官、联邦破产法院法官都会雇佣法官助理以提升工作效益。

      在二者合作共事的关系中,法官担任指导者、老师和导师的角色,助理则提供广泛的帮助,例如进行法律研究、起草备忘录、追踪诉讼进程。法官助理的具体职责根据法院类型和工作量性质而存在不同。但二者之间始终是一个紧密协作、开诚布公交流知识和共守秘密的关系。

      近来的事件已表明,法官助理职位具有吸引力的那些特质会产生权力被滥用的风险,特别是与法律职业领域具有指导与信任的高级别成员进行合作的机会更易产生权力的滥用。当然,在其他享有盛誉和高知名度的职业中,也有类似的行为不当问题。

      我在2017年年终报告总结中就提到过这些担忧,我也要求美国法院行政管理局成立一个工作小组,评估当前保护法官助理和其他司法雇员免受工作场所不当行为侵害的保护措施的有效性。我特别要求美国法院行政管理局局长审查是否有必要对司法部门的行为规范进行改进,诸如其中雇员遵守保密性和报告不当行为方面的操作指引、各类相关教育项目、调查不当行为投诉的程序等。由法官、高级司法行政人员组成的联邦司法工作场所行为工作小组,在那之后不久即召集起来并很快完成其任务,在2018年6月1日公布了调查报告。

      2018年,我想简单介绍工作小组的最新工作进展及其随后的重要行动。尽管工作小组发现司法部门与其他政府部门和私营部门工作场所环境相比要好得多,但并没有给第三部门(司法部门)一份完全干净的健康清单。根据雇员上报、小组咨询和法院调查的结果,工作小组认为工作场所中的不当行为在司法部门中并不普遍,但涉及法官助理的不当行为也并非局限于极少数个案。

      工作小组认为,当不当行为发生的时候,其更多是以粗鲁或不尊重的方式出现,而不是以公开的性骚扰形式出现,并且不当行为经常被隐而不报。从积极方面来看,工作小组认为司法部门已经具备打击不当行为的关键基础,包括坚定的领导机制、负责任的观念、积极的工作场所政策与实践、业已建立的培训项目等。但是工作小组认为司法部门还有更多方面可以改善,特别是鼓励所有雇员(不仅是法官助理)主动报告不当行为,并且提出了一系列提升工作场所环境的具体建议。

      我支持工作小组提出的那些具体建议,它们主要集中在三个不同的领域:第一,工作小组建议司法部门修正其行为规范和其他已公布的行为指引,以更清晰地厘定促进合适行为的义务与责任;第二,工作小组建议司法部门强化与理顺其识别和纠正不当行为的内部程序,纳入更多便于雇员寻求指导和登记投诉的非正式替代机制;第三,工作小组建议司法部门扩大其培训项目,以提升对不当行为问题的认识,防止不当行为,提升司法部门整体的文明程度。

      工作小组向联邦法院系统的政策制定主体——美国司法会议提供了上述建议。这个会议由我主持,由26个其他联邦法官共同组成并代表整个国家——包括13名联邦巡回法院首席法官和13名联邦巡回法院的审判法官(每个巡回法院1名)。这个会议通过聘请来自其他联邦法院的富有经验的法官组成的委员会系统,来制定司法政策,包括针对司法在内的各类官员和雇员纪律的行为规范与程序的司法政策。

      这个会议及时地将工作小组的建议转达给三个相关的委员会——行为规范委员会、司法行为与失能委员会、司法资源委员会——供其参考和行动。在2018年6月至9月间,这些委员会迅速提出了修改建议,并在2018年9月的司法会议上提交。

      行为规范委员会建议修改法官和雇员行为规范,明确厘清其中一直以来含糊不清的内容,包括:不得实施虐待或骚扰行为;对同事和下属必须文明和尊重;不得打击报复举报不当行为的人。修改建议还规定了法官和司法雇员应当向那些能够采取措施制止不当行为的人报告其已知不当行为的义务。

      司法行为与失能委员会提出了关于司法部门惩戒程序的修改建议,包括扩大工作场所不当行为的概念范畴和明确此类行为的可诉性。修改建议还明确规定,法官、法官助理、法院雇员之间共担的保密义务,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阻碍报告或披露不当行为。

      司法资源委员会正在对司法部门模范劳动争议解决计划进行修改,拓宽其覆盖面,并理顺司法雇员报告不当行为的程序。这些改变扩大了对实习生和外部人员的保障,并且大大延长了雇员寻求救济的时限。

      尽管司法部门是一个独立且自治的国家机构分支,但它仍然需要所有相关部门的支持。工作小组欢迎来自国会议员、平等就业机会委员会、非营利组织和公民个人的建议。2018年10月30日,行为规范委员会和司法行为与失能委员会联合举行了公开听证,旨在听取法官、司法雇员、伦理专家、曾任或潜在法官助理及其他公众的意见。这一寻求外部建议工作,将有助于这些委员会在2019年3月司法会议召开之前对其建议进行微调。

      司法会议的行动对于修改司法部门的行为规范和相关惩戒程序规则非常必要。不过,工作小组的其他一些建议可以经由行政管理部门立即实施,并且相关部门已经着手开始行动。负责联邦法院日常管理与运营的美国法院行政管理办公室,已经通过设立司法廉洁办公室回应了强化非正式咨询程序的需求。该办公室由经验丰富的高级法院行政管理人员领导,将和联邦巡回法院共同设立一个监控工作场所行为问题的全国性信息交换中心,并将为司法部门所有雇员提供独立的保密指导和咨询服务。

      与此类似,负责为法官和司法雇员开发和实施培训项目的联邦司法中心已经补充了工作场所行为项目的内容,该项目本来已经解决了工作场所性骚扰和文明问题,这次又通过措施进行了补充强化。例如联邦司法中心已经为法官和法官助理开发了关于工作场所权利与职责的视频培训项目,包括法官助理遭受或获知不当行为时的报告选择。此外,它还通过关于工作场所政策和旁观者责任的面对面项目增加了它的培训和继续教育内容。

      从东海岸到西海岸的各个联邦法院也已经开始各自采取行动。第九联邦巡回法院已经在2017年12月建立起了自己的工作场所研究委员会,并通过问卷调查、焦点小组座谈、对法官助理和法学院院长及其他利害相关方的访谈等方式,对工作场所环境进行了全面调研。包括哥伦比亚特区联邦上诉法院、第七联邦巡回法院、第十联邦巡回法院在内的其他上诉法院,以及哥伦比亚特区、犹他州等地的联邦地区法院,也都采取了类似做法。他们在区域或地方层面采取了和全国层面类似的改变,包括任命巡回法院辖区层面的工作场所关系管理官、修改劳动争议解决和保密政策以及改良他们的雇佣、培训项目。联邦最高法院将在其他联邦法院创新经验的基础上,为所有雇员优化其现存的内部政策和培训项目。

      我感谢法官和司法部门的其他成员制定并实施了这些改革,它们强化了我们的问责文化和职业水准。我们已做出承诺改变整个联邦法院系统中的这些问题,包括缓刑与审前服务办公室、联邦保卫办公室以及司法部门内的其他组成机构。我感激工作小组成员、诸位联邦上诉法院首席法官、其他司法部门的同事、相关部门的管理者2018年所做出的贡献,它显示出我们保护所有司法雇员免受工作场所不当行为侵害的共同决心。

      尽管我很欣慰地看到我们司法部门已经动员起来,以确保司法机构是我们所有人追求的那种模范工作场所,但我也认识到这项工作仍然任重道远。我已经指示工作小组2019年继续关注这些工作所取得的进步和成功。在尽我们所能保障所有雇员都能够得到公平、尊严和尊重对待之前,这项工作将永不完结。

      2017年,我对正从哈维飓风、伊尔玛飓风和玛丽亚飓风中恢复生活和工作的德克萨斯、佛罗里达、波多黎各、维京群岛同胞和遭受历史性山火的加利福尼亚同胞表达了关切。我还对在这些事件中采取紧急应对措施的司法雇员表达了感谢,正是他们的努力,确保了在那些事件中受到破坏的联邦法院能够持续运转或迅速恢复运转。我并没有忘记2017年遭受这些自然灾害的许多人仍然需要援助,尽管过去一年发生的新灾害已使很多人处于危险之中。

      我再次感谢提供紧急援助的司法部门雇员,尤其是在佛罗里达州和北卡罗来纳州洪水、北马里亚纳群岛超级台风、损坏安克雷奇法院的阿拉斯加地震以及北加利福尼亚州新山火中提供援助的司法部门雇员。司法部门非常幸运,有这么多心系善念的法官和雇员,他们一直在为公共利益默默无私地付出着。

      我感到非常荣幸与幸运,能够以这样一种身份感谢在全国范围内做出奉献的法官、法院工作人员和其他司法人员,感谢他们对公共服务和法治事业的付出。

      祝大家新年快乐。

      【附录】美国联邦法院工作量

      在截至2018年9月30日之前的12个月期限内,联邦最高法院的案件数量与上一年几乎相同。联邦上诉法院、破产法院、缓刑办公室的案件数量则略有下降。联邦地方法院的案件数量和审前程序案件数量有所增长。受到定罪后监督的人数有所下降。

      联邦最高法院

      联邦最高法院收到案件申请总数几乎与2017年持平,从2016司法年度的6305件增加到2017司法年度的6315件。贫困案件申请数量从2016司法年度的4755件到2017司法年度的4595件,减少了3%。法院付费类案件申请数量从2016司法年度的1550件增加到2017司法年度的1720件,增加了11%。在2017司法年度,有69个案件在开庭辩论,63个案件已处理完毕(其中59个案件签署了意见)。相比之下,2016司法年度有71个案件开庭辩论,68个案件处理完毕(其中61个案件签署了意见)。在2017司法年度,联邦最高法院还发布了6项经讨论、不需要法官签署的一致性判决意见书。

      联邦上诉法院

      在联邦上诉法院中,案件申请数量下降了2%,为49276件。其中,涉及当事人自诉的案件占到50%,下降了3%。民事上诉案件总量下降了2%,刑事上诉案件下降了1%,行政上诉案件下降了1%,破产上诉案件下降了10%。

      上诉法院的初审程序(包括囚犯在地方法院连续提交的人身保护令申请)在2018年下降了8%,继续了2017年以来的下降趋势。这些案件以最高法院2016年4月16日关于韦尔奇(Welchv. United States)案(第15-6418号)的判决为分水岭,该案为那些根据《武装职业刑事法》被定罪的囚犯提供了新的基础,以质疑他们的量刑。

      联邦地区法院

      联邦地区法院民事案件上升了6%,达到了282936件。美国作为被告的案件数量下降 3%,这是该类案件在2016年因为韦尔奇(Welch v. United States)案对刑事判决提出了挑战,导致案件数量的大幅增长后的再次下降。得益于学生贷款拖欠类案件数量的减少,美国作为原告的案件下降了6%。涉及公民身份多样性的案件(例如不同州的公民之间的争议)增加了17%,关于个人财产损失的案件增加了23%。

      刑事案件被告人(包括从其他地区转移而来)的数量增长了13%,达到了87149人。被指控移民犯罪的被告人数增长了37%,这主要是由于被控不当再次入境美国的外国人增加了40%。在移民犯罪案件中,西南边境地区接收了全国移民犯罪案件申请数量的78%。毒品犯罪被告人增长了2%,占据总案件量的28%,但是其中与大麻有关的毒品犯罪人数下降了19%。被控枪支和爆炸物犯罪的人数增加了21%,达到了2004年以来最高水平。地区法院中关于普通犯罪、暴力犯罪和性犯罪案件有所增加,关于交通犯罪行为、行政管理犯罪行为和司法系统犯罪行为的案件数量有所减少。

      破产法院

      破产法院受理案件数量下降了2%,共773375件。在90个破产法院中,有60个破产法院的破产案件数量下降了。消费者案件数量下降了2%,商事案件数量下降了4%。与《2005防止滥用破产与消费者保护法》第7章有关的案件数量下降了2%,与第13章有关的案件数量下降了3%,与第11章有关的案件数量则相对平稳,下降了不到1%。

      2018年申请破产总数是自《2005防止滥用破产与消费者保护法》生效后最低的一年。2007年至2010年,破产数量持续增长,但在过去8年里破产案件数量则持续下降。

      联邦缓刑与审前程序

      截至2018年9月30日,共有129706人入监关押,比前一年减少4%。其中,有113189人已离开矫正机构但正在接受监督性释放监管,人数与上一年度相比下降了3%。

      在审前程序方面,包括审前程序分流案件在内的审前程序启动案件数量增长了13%,共99931件。

    【作者简介】
    约翰·罗伯茨、译 曹兴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北京中医药大学法律系。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律信息网
0
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大红鹰真人娱乐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