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法官在英国公众有限公司的成功中扮演的角色
2018/11/26 12:41:21 点击率[36]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院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英国法官;专业人士;英国经济
    【全文】

      引言

      1.首先要非常感谢约翰·埃理森邀请我做今晚的演讲。他和我的交情走过了一段非常长的路,很多年之前我们共同办理过许多案件,有时是合作、有时是对手。今晚我们在同一条战线,这非常好。

      2.今晚我要就感触强烈的一项主题发表演讲。那就是我们能做些什么来促进英国欣欣向荣、经常受到其他国家羡妒的商业生命与专业活力。

      3.在英国,我们非常善于自我批评。我们总是第一个说出关于我们社会糟糕事物的人。比如说,八月份骚乱就是社会出现了问题但对问题无所作为的一个例证,我们不会去说这些不安定性是一个漫长夏日和一些破坏性因素必然引发的结果,而在法国或者德国人们就可能这样说。当两地双重减税带来的衰退被预测到了,我们会写冗长无趣的专业文章讨论经济复苏的不可能性,甚至经济存活下都不可能。最近,夹在全球经济看衰的偏执狂的攻击中,金融时报股票交易100指数在某一天下跌了百分之五,那天我被一篇解释德勤的文章深深震惊了(我斗胆在这封圣的大厅中提到那个名字)*,该文称德勤刚刚宣布创纪录地实现了全球范围内业务营收增长百分之八点四,达到二百八十八亿美元之巨。

      4.但是我们并不擅长理解和界定什么才是我们所擅长的,什么才是别人尊敬我们的地方,也不善于研究我们如何能从这些(非常多的)优势中最优化得到什么东西。

      5.我要略作停顿。你们中的一些人也许会说:这家伙是毫无拘束的乐观主义者,他看到的景象是用玫瑰色包裹的,听他说的毫无益处。也许吧。我承认自己是乐天派,但是在非难我所支持的态度之前请略微多给我些时间。

      正直

      6.让我首先来谈一个非常以法官为中心的争议性问题:正直程度以及较少频次提及的相关事物,腐败。我们的法律制度受到广泛承认的一点是,长于保持正直、少见腐败行为。几周前曾有人向我求证,英格兰与威尔士司法系统内从来没听说过有腐败行为,这是否是真实的。我经历的事情不足以说不存在腐败行为,但是我能够说的是,假如存在腐败行为,那么真的也是非常小范围的。在非常偶然的场合,我们的法官会错会意法律,甚至会头脑不清,恕我说这些有偏见的话,但是说他们缺少正直确实是很少有人这样指责,而且这类指控罕有做实。我也认可,法官也是血肉凡胎。

      7.我们不要想象其他地方的司法系统整日受贿,只做有利于付钱当事人的判决,也不要认为他们那一方水土就缺乏正直诚实。这些事情都是相对的。腐败行为永远不可能精确或者可信地测量到,但是比腐败行为的精确事实更为重要的是:认知观念。认知观念是清晰的,那就是英国司法系统、尤其是英格兰与威尔士司法系统,具备最高标准的正直诚实,在世界范围内比其他任何地方都更为远离腐败。

      8.这一关于诚实正直的观念远不止于帮助我们的法官合理构想出英伦以外的情形,它更延伸至我们的民事与刑事法律体系,扩及于运行体系的公职人员,以及司法系统的独立性,也就是所谓的其判决不受政治的影响。当首相批评最高法院关于恋童癖者权利的判决时,你们定能回忆起今年早些时候那些喧嚣,对首相的不满并不是他无权认为判决是错误的,也不是认为他无权依据其认为是否合适而将一份立法议案抛给国会以期改变此主题上的现行法律。群情激奋是缘于一种看法,即他是在批评一份由具有独立性的法官出于确信、依据法律善意行使其裁判职责而作出的判决。判决本身可能是政治辩论的标的,但作出判决的法官不能成为批评的对象,除非对法官品格的正直存有争议,而此节从来未曾得到暗示存有疑点。

      我们的法律体系和我们的法律在世界上的境况

      9.那么这有何助益?它意味着世界上众多领域内的商业组织与自然人都乐于将其法律纠纷交由英国法院解决。这也意味着,假定英国法本身被看作是优良的(她当然是的,我很快就会论及此点),那么我们就应该推出些什么特别重要的,也是应当全力做到最佳的事情,以此向世界推荐英国。

      10.对于英国法只消说上一句话。我们中很多人相信英国法的成熟与可预见性使得她成为了今日世界中最佳法律制度体系之一。这并不是说,她没有几个可怕的竞争者,纽约法和德国法就是两个例子,它们特点非常不同但竞争力强大。尽管如此,如将视野宽广投放,全世界的商界人士经常性地在无数领域中签署的重要国际合同中选择由英国法调整就完全不是一种巧合。他们这样做是因为英国法不是古怪而不确定的法律。英国法并不含有大量自由裁量因素,后者意味着商事案件是按照法官个人变换的意志而判决。举一个具体情形作为例子,英国法没有作为一般性义务的诚实信用规则,今年早些时候我就此做过一场演讲。最为重要的也许是,可以说英国法中能给出答案的案件,与其他国家的法律通常能做到的相比,远多的多。假如你们曾经依据瑞士、西班牙或是葡萄牙法律进行过诉讼,我只是随机选择法律制度作为例子,你就会发现你得到的法律专业意见取决于接受指示给予你专业意见的具体那位教授本人采取的方法,我要说这个不确定程度是令人无法接受的。当然有人会说,本国的少部分著名的王室律师给出的专业意见也存有同样情形。但一般情形下,在优秀事务律师提供指导下他们给出的专业意见彼此间通常是相同的,接受意见的商界人士离开时头脑中就某一个待争议观点很可能会得到什么样的判决会有一个明晰的想法。当然可能会有例外,但不会很多。一般而言,我们能说英国法受到外国商界人士的欣赏,是因为长期以来她具备的、在无数我们依靠其作为指引的先例中获得充分阐释的可预见性,以及少见宽泛而不受羁束的裁量权。

      11.我可能要插上一段,稍微偏离一下主题,可预见性以及缺少无引导的裁量权不仅仅是对一个良好的商法体系也是对一个公法体系是重要的印记。二〇〇六年十一月,宾汉姆勋爵在做戴维·威廉姆斯爵士讲座时明确了构成法治的八条次规则。其中前两条次规则是这样的:

      (1)法律必须可以让人接触到,法律要尽可能具备可能性、为人理解、清晰且有预见性。

      (2)通常应当通过法律适用而非通过行使自由裁量权解决法律上的权利与责任的问题。

      12.本次演讲并不是关于法治,尽管今天上午我刚从埃及回国,我在那里同他们的法官们讨论了这个主题。但是在英国,我们尤其对我们处理公法的方式引以为傲,我们判决公法案件时适用的是根基扎实的法律原则,而不是法官个人随心所欲的念头也不是依据更强势一方当事人影响力程度,这就是事实。

      13.因此,假如英国法,英国法官和英国法律制度(我在这里绝不是试图排除苏格兰和北爱尔兰)在海外受到高度推崇,那么,在充分利用受到广为尊重的、有时甚至称得上是颇受爱戴的法律和法律制度带来的商业事务优势上,我们肯定做的还不够。

      14.我们的商事法庭和衡平法庭(更不要说技术与建筑法庭和专利法庭)最终搬进了那座为诉讼当事人提供优良便利设施的现代化建筑内。这件事情表明了我们珍视自己商事法律制度的郑重态度。但是做那件事情前已经耽搁过久。在外国人最为崇敬英国的几件事情中,迫使来自世界各国的诉讼当事人在圣邓斯坦的大楼进行诉讼,是我们反馈这种抬爱时做得非常糟糕的一件事情。

      15.但是这类事情只是外在显现的信号。真正对我们的经济成功起到更为重要作用的是,出口我们法律制度有能力产出的专业服务。

      16.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些数字。实际上它们非常令人震惊。二〇〇九年英国法律服务创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一点八,二〇〇九年在出口中达到了三十二亿英镑,几乎是十年前的三倍。尽管英国专业服务整体上的数据并不那么准确,但国家统计署报道称在二〇〇八年金融与行业服务贡献了四千二百亿英镑,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十二。这包括金融部门以及诸如咨询业和会计师事务所这类支持型行业。TheCityUK估计支持金融服务业的专业服务的贡献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三点九,金融服务业自己则贡献了百分之十。

      17.全球顶尖的八家律师事务所中有四家是英国的(依据二〇〇九年至二〇一〇年的法律服务总收费计算)。另有两家列前八律师事务所在英国业务最多或者创业始于英国(贝克麦肯锡和欧华律师事务所),这意味着全球前八的律所中有六家与英国具有紧密的联系。

      法律服务业也能够促进其他专业服务行业的发展

      18.我的主题是英国法律职业届驱动了英国专业服务整体前进,这是一笔非常可观的无形资产。英国法律服务业促进了其他专业服务的出口,因为一旦立足于英国的律所参与了一项国际工程项目或是国际交易,他们很可能会推荐英国的会计师、管理咨询师、工程师、建筑师、银行、金融服务机构以及其他很多相关联的专业服务提供者,或者与这些一同工作。律师通常是从一开始就参与到任何重要国家交易的最基础层面,帮助交易最终完成。

      19.假如这是对的,我很高兴说政府开始承认那确实是对的。难道我们能不多做些工作去推广那些英国擅长的事物,那些专业服务领域吗?我建议,是时候停止对自己的严苛批评,并停止苛求那些早已去世的、毁灭(有人会说是重建)了我们制造业的政治人物。现在是时候开始工作,让我们从那些世界真正尊重我们的事情上做出一些最好的工作成果。其中的一件无疑就是我们的法律制度。但这并不仅局限于法律。其他的英国专业人士阶层同样在国际上享有盛誉,我们真的很棒,在世界上大杀四方,在许多专业领域都是如此:工程、银行、金融服务、建筑、会计,挂一漏万仅仅列举少部分。我听到有人对我将银行业算进来发出了唧唧窃笑,但我把它们归进来是经过了仔细考虑的。伦敦是世界金融中心。同我们与之竞争的国家相比,英国是一个非常小的国家。我们的银行对取得金融中心的地位作出了贡献,我们在这方面以及其他方面,当他们做错事情时,我们要克制责骂他们的方式,他们做对事情时,我们要花费更多心力支持他们。当然,我们必须尽自己的可能与我们的欧洲伙伴并肩而行,重建对银行业与金融系统的信心。但是在我们这么做时,为我们不应当忘记自己的国家利益,推进自己所擅长的事业,与此同时确保我们不断地持续提高专业人士发挥职业功能的途径并且持续改进对他们的监管方式。

      20.如果对我说的尚有疑虑,那么就请停下花上片刻衡量一下我已提过的其他专业领域发生的情况。当你们去世界上增长速度最快的地区就会注意到那里的建筑中的翘楚或者其他佼佼者中大量是由英国设计师设计并且是按照英国的民用工程规范标准建造的。管理咨询业可以做成一门国际生意,但发源自英国的标准,比如埃森哲咨询就处于行业大树的顶端。银行业与金融服务业的情况也是如此,尽管出现了近期所有这些危机情形,以英国为根基或者创始于这里的公司们依然在全球位置中占据着众尖顶!

      我们法律体系要做的改革

      21.回到法律,沃尔夫改革与陈旧的民事法律体系正面碰撞,我一直是这项改革专注的支持者。但我从未认为他们迈的足够远。假如在一九九九年他们打算多走几步,当时的法律共同体很可能就不会接受他们的改革。但现在需要去做的变的更多了。我希望看到沃尔夫改革的第二期,以保持我们的民事法律体系跟上前沿。我认为通过持续改善我们的体系法官要做以下四件最重要的事情:

      (1)我首先要建议的是对法庭上使用的法律文件做一次全面的程序大修,包括诉状、证人声明、专家报告。许多这类文件已经过于冗长以至于没人去读了。作为替代,应当开列那些真正在法庭上会用到的关键问题的清单。我的观点是,处理这类难题从来都不会过于激进。商事法庭(特指罗尔斯大楼内的*)的长时段审判工作小组已经作出了一系列非常明智合理的改变,但是我们需要将制度看作一个整体。所有审判层级的大案子(插一句,即便对仲裁来说情况也是一样)都因法庭上使用的文件过度冗长以至于无法专注于关键问题而苦不堪言。

      (a)这么做的道理是充分利用过去在起诉状(Claim Form)与随后提出的诉讼请求(pleadings)之间的区分。假如你启动任何案件,无论多么复杂,都必须写一份权利主张的简明要求,法庭会就其内容在必要时或者在单纯的争议点清单不能满足时,指导当事人提供进一步的大红鹰dhy5566阐明。

      (b)在许多我讲过的案件里,律师在诉讼请求中堆砌了成捆冗长繁琐的文字,我绝望于所见。到了要做出决定时,没人能读完或者考虑衡量到所有的内容。

      (2)其次,我会采取更多措施减少法庭庭审的长度,通过使用法院审定的强制性审查时间表尤其缩短事实审查的耗时。许多律师,花了极大努力限定自己向法庭口头陈述的时间,但是对交叉询问和预先的发言仍然有进一步限定的余地。当我还是一名律师时,我总是同意对方律师提出的审理时间表。当你愿意不辞劳苦去这样做时,交叉辩论超出预估时间的事情就很少会发生。显然就是在我出生的那一年,西里尔·诺斯古德·帕金森第一个写下这样的文字:“工作范围在扩张,正好用来填补为了完成扩张中的工作而提供的时间”。在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应当缩减供给审判的时间。

      (3)其三,我想有必要在所有罗尔斯大楼内的法院中引入普遍的案件制度。这将有助于形成更为积极、一以贯之的案件管理制度,从而减少从庭审阶段处理争议点到无论是简易程序庭审或者一般程序案件庭审后作出判决所需的时间。

      (4)第四点,我持续支持更有效率更大范围地使用信息技术,使用电子形式文件发送以及处理所有文件流程。曾有一个时期,信息技术是被用作纸质系统之外的扩展应用。实际效果就是每做一件事情都要再重复一遍。我们总是在电子邮件的末尾被嘱咐一句“节约用纸”“考虑后再打印”,但是我们中的多少人又真的思考过我们打印的是些什么内容?我们当中又有多少人真的完全改变了工作流程以考虑并顾及这样一个事实,即所有内容都应当在计算机上,并且以电子格式永久存储。

      (a)我总是要求律师通过电子邮件提交所有主要文件。我很少能得到。有时候很难以电子形式得到论辩意见大纲。

      (b)我总是在法庭上使用计算机,但很多法官并不这样做。我们应该在工作中逐渐向使其成为规范努力。这能让判决写作快上两倍。

      (c)无论基础如何,法庭文本的电子化递交和归档将成为规范。如果事务律师在计算机系统中完成了所有文件的准备工作,却要打印出来提交法院,只有在接到具体要求时才通过电子邮件寄送,那岂不是过于荒唐?

      22.这样我就回到讨论的主题了。我听到过两项批评。首先,有一句话就是我们要做更多能推动那些我们能够做好的事情,但是找出究竟应该如何做是非常不同的一件事。其次,也许对一名法官而言推广英国公众有限公司是不妥当的。

      我们如何推广英国法律服务与专业服务?

      23.就第一项批评,我是同意的。我曾经挣扎过一段时间,为的是发现具体的建议措施,关于能做什么、要做什么,才能形成能够成就一般意义上的专业服务,并能成就特定意义上我们的法律体系的商业资本。就这一话题我不打算批评司法部近期的行动计划书。因为它没有提出任何革命性的改革措施,但承认了存在的难题并突出强调了需要着手去做的事情。在他近期九月十四日为克利福德·钱斯的竞选推广活动发表的讲话中,上议院大法官,下议院议员肯·克拉克提出了三项主要讯息:

      (1)改革法律体系避免高成本增强对海外客户的吸引力。

      (2)整体上引入替代性的商业结构并改革英国法律体系的管制类规定。

      (3)开发新的海外法律市场,如东南亚、巴西、土耳其和印度。

      24.所有这些提议都是非常优质的。但是同样出现了必要的文化变迁,就如同我刚刚提到的在法律制度中任何一次改革都会需要文化变迁。我们需要对我们的法律制度和我们的职业法律人做投入。投入并不需要完全是金钱,它事关信心、推广和增强。大臣们可以在演说中在媒体上用他们的话做很多投入上的事情。但是同样事关重大的是我们在与外部以及海外社会与市场打交道中如何行为处事。

      25.我们知道我们表达清楚观点的方式将对旅游业产生巨大的影响。我们只需要说一遍,我们的大街上到处都是不受控制无法无天的打劫的流氓,那么成百上千时刻改变主意的观光客就会被劝阻将伦敦从旅行目的选择中排除。

      26.那不是说我们应当遏制言论自由和自我批评。我们在自我分析与自省自贬上的无限度能力在国外受到高度称颂。但我们必须不让这种美德失控以至于将其自身作为目的。我们需要更敏锐地认识到出现的后果。我们不可能永远依靠别人对英国的温情善意而生存下来;我们需要的是独一无二的特色卖点,即咨询专家最喜欢的事物——管理。假如我们想要在当今世界上成功的话,我们需要提供一些这个世界需要的但又在别处得不到的东西。独一无二的特色卖点就是我们专业服务的高质量和诚实品质。

      27.在同欧盟机构打交道时,我们需要确信英国的利益能得到妥当保护。我同任何人一样支持欧洲。但是毫无疑问欧洲事务议程中有那么些因素,无论是否是有意为之,其实际效果就是降低英国商事与公司法律以及英国法律体系的对外的影响和触及范围。近期最明显的两个例子是欧盟民法典共同参照框架草案中实施的可选文件,以及对布鲁塞尔监管规则提出的修正案议案。

      28.另一个我们可能会相当短视的例子是职业培训。多年以来我们的大学吸引的外国学生数量严重不合比例。他们是来学习我们最顶尖的专业行业,并将英语、英国法律和英国的司法观念带到世界各地。在他们的母国不遗余力地推广我们的专业服务。我认为,我们应当鼓励那些真诚的外国学生来到英国。削减来自大红鹰线上注册送彩金、印度、马来西亚、巴基斯坦和其他众多国家的海外学生来英国学习法律、取得法律职业资格或者作为事务律师的项目数量是短视的行为。我尤其对废除上议院大法官的大红鹰线上注册送彩金交流计划感到担忧,该计划允许富有才华的大红鹰线上注册送彩金律师来英国花上一年时间呆在优秀的事务律师事务所和出庭律师办公室学习交流。几年前,在北京举行的“朋友重聚”活动上,我有幸与这个项目过去二十年来的毕业生会面。场面绝对是令人惊叹,遍布大红鹰线上注册送彩金担任高级别职务的法律界杰出人物组成了具有影响力的亲英派阵容。假如我们认为我们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为亚洲、非洲、南美洲、中东和东欧的法律专业人士提供机会获得英国法律制度的体验,那么这将是一个错误。就像耶稣会信徒的古老谚语说的:给我一个六岁孩子,他将一生属于我。我们能做到创造一整代在世界范围内称颂我们美德的大使,只要我们张开项目的怀抱,招来最优秀的外国律师与专业人士在这里花上一段时间看看我们是如何做事的。

      29.我提的建议中没有一条是一击致命的高招。文化观念的重大转移才是需要发生的事情。我们需要评估英国法律服务和专业性服务的价值,以此理解它们对英国经济的重要性,并通过各种多样方式对外推广。恰恰原因是对于这样一个难以解决的困难并没有一个单一的解决方法。但对这件事情的重要意义我们不能有任何错误的想法。英国的专业人士是一个工作努力、高学历、训练有素并受到良好监管的群体,能够胜任部署于世界任何地方开展工作。他们受到的信任、获得的尊重胜过几乎所有其他国家的专业人士。此外,他们能够提供英国经济急切需要的增长让经济从双谷衰退(double-dip recession)的反弹尖点部抽身逃离。只要我们能把自己当回事,并籍此得到别人的认真对待。

      30.这样就使得一个更为深入的观点无法进行下去。我之前曾经提到过法官可以做些什么,政府如何做能对外推广我们的法律制度和专业服务。但是很明确的一点是,责任必须主要落在那些提供专业服务的人自己身上,是律师们和会计师们。我从来没主张过,主要的几家我恩曾经提到的那类大律所不去做自我激励的推广,也没有说过它们在增进英国公众有限公司形象出现在全球范围中没有取得大跨步的进展。但是律师和其他专业人士在国内仍然背负一些不良名声,我认为这具有非常严重的破坏性。

      31.我现在回忆起来历历在目,当我担任律师协会主席时,我接受“今日”频道约翰·汉弗雷的专访。我当时正在推进一个类似的主题。我当时说,绝大多数的律师是非常重要的,是有价值的公共服务提供者,他们应当被看作是与医生、护士和教师同一类的人群。汉弗雷当时听了大声笑了出来。但这个观点并不愚蠢。绝大多数的刑事法律师、家事法律师和行政法律师以相对适度的酬劳(在一些案件中是极度寒酸的酬劳)向公众提供了生死攸关的服务。商事律师为英国公众有限公司提供支持的方式我已经描述过了。大众媒体、政治家和公众表现出的对律师的憎恶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在问卷调查中,公众的普遍反应是说所有的律师都令人不快,除非是他们自己的律师。对广泛领域内的其他专业人员,公众态度也倾向于多少有些负面性,即便这种负面性要远远低于对于律师态度中的负面性。假如所有层级的专业人员自己都能认识到他们的职业占据的位置的重要性,这种情况能够被改变。

      32.英国的律师较之其欧洲大陆的同行,拥有一项意义重大的优势。在绝大多数欧洲大陆国家中,律师将其对委托人的保密义务视为压倒性首要义务,因此会限制对他们的妥当监管活动,在某些情况下也会抑制其提供具有实际效果的商业服务的能力。

      33.英国的律师较之其美国同行,同样拥有一项意义重大的优势。美国法律职业阶层因追逐救护车*和高额风险代理费而声名不佳。就人口比例而言,美国法律职业阶层远比我们的要庞大得多。

      34.我自己的观点是,当我还在做一名律师时,需要投入巨大努力改善英国职业阶层的形象。这不仅仅是美容性的。加入职业届自己能更佳地理解他们对于英国公众有限公司的成功具有多么的重要,能理解他们在本国国内的公众形象正在妨碍此目标,那么他们就会有能力应对那些应当对污损其名声负责的因素。

      35.我要果决地反驳之前几分钟提到的第二项批评,即认为法官不能参与加强英国公众有限责任中去。我的回答是我们应当更为严肃地对待我们最珍惜的事物。我们珍视自己的法律制度并改进它。我们不仅可以将其卖到国外,也可以让它为本国各行各业、所有领域的公民提供最高品质、方便快捷的司法。我们不能假定历史上能做出开拓性成就的法律制度仍然能保持这样,除非其法官和律师依然保持对于持续改进提高的执著,并确保提供的内容依然是本国社会与国际社会需要它提供的服务。

      36.那并不是意味着法官要忘掉自己需要在国际与国内保持绝对独立与公正持中。法官的角色不能是选边偏袒。我希望事情看起来很明显我不是在这样做,我正在做的所有事情是试图将注意力引导到我们如何能最优化利用英国最具品质和最优秀人才的方式与途径上。

      法官还能做什么?

      37.因此我回到本质演讲的题目上来:“法官在英国公众有限公司成功中扮演的角色”。与普遍流传的想法正相反,法官并不是过了由于老去而卖不出价钱的过气律师。我的看法是他们出任公职不仅仅享有高度特权与荣誉,同样也是作为我们法律制度的看守者这一极度重要的

      职位。正是法官的职责确保了我们的法律制度堪合目的,否则的话我一直在提议的所有想法均没有可能走向成熟。法官对施加于律师和其他职业阶层的监管活动具有显著实质的影响力。他们能做很多事情让我们的法律制度成为全世界的艳羡对象并一直保持下去。

      38.我已经提过民事司法系统的改革,我认为改革依然是必要的。我很确定,商事法庭、衡平法庭和技术与建造法庭的法官们搬进罗尔斯大楼办公是一项巨大的看得见的成功,我们的诉讼服务因此能被外界看到得到了改善并且正处于提高中。但诉讼仅仅是非常巨型冰山的一点点尖角。为了维护并增进英国法律制度的品质与声望,法官们还能为成功推广英国职业阶层专业服务创造良好外部氛围。

      39.我今晚说的没有一点内容听起来像是强硬的帝国主义分子。我为英国的专业人士说话并不因为他们是英国人,我为他们说话是因为通常他们在自己在做的事情上表现的异常优异。我曾经说过,自己是一名热情的欧洲人,我相信通常在国际社会中律师们之间的合作能产生大量增益。

      结论

      40.说了这么多,我希望自己不会被证明是荒野中唯一的呼喊。二〇〇七年当我与约翰·汉弗雷谈话是我感觉就是这种体会。那些我在演讲开头时提到的人物,他们都是代表自己说话的人物。英国的专业阶层确实是非常成功。我们有世界级的法律制度,需要我们继续捧在手心,推广到世界。我们不能允许英国人的保守精神、说话保留的态度、谨慎消极的气质阻拦在我们取得成功的道路上。

      41.重要的是,在认识到我们产出高品质专业服务的同时,我们不能给自己颁布骄傲自满的许可。如同在所有领域一样,教育在这一点上至关重要。我们越多地理解什么是自己必须提供的,我们能更多地学到如何最优化的利用。前面我提到的文化改变在这当中处于中心位置。假如对于什么是我们擅长的事情、为什么我们能做好这些事情以及其他人对我们做的事如何看待,没有更为深刻的认识,那么指望专业人士的成功就毫无希望;而正是后者为英国公众有限公司的成功和千真万确的经济成长作出了那么多的贡献。

      42.我希望今晚听众中有影响力的人物从今晚开始会采取一些积极的行动。至少我希望能提供一些精神食粮。我很乐意回答任何你们可能提出的问题。

      杰佛里

      毕马威讲座二〇一一年十月十八日

      

    【作者简介】

    杰佛里·沃斯阁下、蒋天伟 译,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

    【注释】
    [1]毕马威与德勤均位列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互为竞争对手。本次演讲以毕马威讲座为名。

    [2]括号内文字为译者加。

    [3]讽刺人身伤害类案件中律师为了获得代理诉讼的机会追逐救护车。上世纪三十年代,从事因意外事故、交通事故引发的侵权诉讼业务的律师,被媒体讥讽为ambulance chaser。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律信息网
0
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大红鹰真人娱乐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