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大桶葡萄酒、秣马和丝袍津贴
2018/10/25 13:55:00 点击率[33] 评论[0]
【法宝引证码】
    【学科类别】法院
    【出处】本网首发
    【写作时间】2018年
    【中文关键字】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
    【全文】

      阿伯茨伯里 纽伯格勋爵 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
     
      林肯律师学院 二〇一〇年五月十日
     
      蒋天伟 译
     
      1.受邀来到林肯律师学院做演讲总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更不要说演讲安排在晚餐前而不是餐后。餐前首先意味着你们能在用餐过程中保持放松并喝点酒,其次这样安排欢迎时间过长的风险就少一些,因为所有真正的不动产律师都会有一个截止时间(terminus ad quem)概念。1
     
      2.无疑你们都知道从去年十月开始,我才刚刚成为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尽管有时候我看上去是一付已经当了很久的样子。但是今晚我不打算大红鹰dhy5566讲述诸如审理R (Binyam Mohamed) v Foreign Secretary 案那些饶有趣味的时光。你们感兴趣的也许是,一位法官对“判决中的一段话在专栏、报纸头条被讨论”这翻经历有何看法;也许也不感兴趣。电视和电台的新闻简报与访谈节目各种推文,我能想见到的。但我嘴巴闭紧。因为法官必须让他们的判决自己说话。也许有一天,我会开始写作,或者用当下似乎流行的请人带笔的方法,从更遥远的出发点写作我的回忆录。
     
      3.宾亚姆·默罕默德案教会我的一件事情是,即便是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也不能蔑视命运挑战它。在我们敲定判决的前一天,上议院首席大法官询问我道:在新工作上履职的第一个二十周,你对情况适应得如何。我处于快乐无忧中完全不知第二天即将发生的事情,我无视了命运。我当时回答说,这是我第一次开始觉得事情都在控制之下。让我来告诉你们,人从来就做不到控制事态,尤其是认为自己能够做到时。像伍迪·艾伦说的,假如你想让上帝发笑,告诉他你未来的计划吧。尽管我喜欢的他的警句是我不惧死亡——我只是不想在那事发生时身处那里。我(ˇ?ˇ) 想~现在我是有了些共鸣的:我不畏惧改变我的判决——我只是不想在当场做这件事。
     
      4.蔑视命运当然是我的那些前辈法官偶尔做过的事情。有人能侥幸逃脱,有些则不然。也许用光了好运气的最著名前辈就是一五三〇年代的托马斯·克伦威尔爵士,最终惹恼了亨利八世成为在那一朝君王面前走上断头台的诸多受害者之一,成为唯一一名被执行死刑的大法官庭主审法官;之前我说到了蔑视命运,因此我想我应该说的是“目前为止,唯一被执行死刑的大法官法院主审法官”。约翰·克拉克(一五二二年——一五二三年担任大法官法院主审法官)是一位间接受害于亨利八世的法官。在拜访克利夫斯公爵解释为何亨利与公爵妹妹离婚时,他被下了毒,回到英格兰后才死去。
     
      5.在接下来的几个世纪中,英格兰在那段时期并没有孟德斯鸠天真地以为的权力分立和司法独立,曾有一位大法官庭主审法官同时担任着下议院议员,并且还是下议院议长,他就是威廉姆·兰索尔,曾经主持了弹劾查理一世国王的初步程序。查理一世的儿子、查理二世复辟后,兰索尔失去了他所有的职务。即便后来他向国王行贿了三千英镑(在今天超过壹佰万英镑)搭上在一封写给国王的信中提到自己“卑鄙、怯懦、不值得陛下担忧”,他都未能要回大法官庭民事主审法官的工作。不过他至少没像其他卷入斩首查理一世事件的人那样落得被处死。
     
      6.另一位曾经蔑视命运拿它冒险却能活着说出传奇的人,他的名字可能一直到去年才为大众所知,他就是约翰·曲沃爵士。他于一六八五年至一七一七年担任大法官庭民事主审法官,同期曾一度兼任下议院议员和下议院议长。他以议长的身份从伦敦市议会那里得到壹仟畿尼金币§,作为回报他支持伦敦市的“孤儿法案”。他同样也接受来自东印度公司的所谓“感谢费”。众议院认定他犯有重罪并且行为不端,他彻底失去了颜面被从议长职位上赶了下来,只是由于技术性原因避免了遭到弹劾。尽管约翰爵士在“道德的正直与受人尊重”上饱受诟病,以至于过于腐败不能担任众议院议长职务,但是他还是在大法官庭民事主审法官的职位上继续呆了二十年。也许十八世纪的伟大哲学家杰里米·边沁在提到“大法官庭的主审法官们,那位主审法官和其他的无赖时”,头脑里想到的就是这位仁兄。
     
      7.十八世纪后半期出现了约翰·利奇爵士,据他的一位后任者、同时也是我的前任说,2利奇爵士是“他所在时代最不受人欢迎的法官,他脾气恶劣并不愿意听从不够明智的论辩意见,而他自身法律知识匮乏。”褒奖这一挑战命运的通常方式就是他的判决不断地被推翻。更为以不寻常方式沉溺于挑战命运的人则是阿切巴尔德·史密斯爵士,他于上世纪初期短暂地担任过上诉法院民事主审法官。七英尺一寸的身高令他的身形叹为观止。在他的司法职业生涯开始之前,他已经在命运之途上不惜挺身一试:在剑桥大学时,尽管不会游泳但他依然参加了划船比赛。在一次竞赛中剑桥大学的船沉了,但他得救了。
     
      8.这些事情都不足以让你们理解为什么我将今晚演讲的题目选择为:十二大桶葡萄酒、秣马和丝袍津贴。很久以前上诉法院民事主审法官还是可以期盼一些特权的。某天一部国会立法豁免了上诉法院民事法庭法官因未陪伴国王参加战争而被免职的失职责任,3那次立法也让这一职务首次获得了今天的正式名称。现在这部立法已被废止,但是对我而言幸运的是,王室现在再也不会亲身参与战争,只需行为良好即可担任司法职务。
     
      9.我有幸一直盼望占据坐落于大法官庭巷民庭主审法官办公室的奢侈,那是可以配一名工作人员的。这房间于一三七七年配给了民庭主审法官,正是查理二世国王开始其统治的第二年。在这之前它属于皈依基督教的犹太人的一处住处,一二九〇年犹太人遭到驱逐离开了英格兰,因此到了一三七七年,已经过去了八十七年我们假定犹太人(主人)已经都去世了,这房子可以用作其他目的。假如我在当时任大法官庭首席法官,我也一样可期待从国王的酒窖中每月获得一大桶红酒,此外还能得到国王为我的丝袍所付的津贴,提供给我坐骑的食物,一艘载我往返于威斯敏斯特宫的奢华小艇以及为我在主审法官办公室取暖所用的燃料。我也一样站在那列取得“额外”经济赏赐、养老金、“作为英格兰的管家”获得经营葡萄酒许可证以及赏赐的队伍中。也许并不令人惊讶的是在查理二世时期,国会频频对大法官庭民事主审法官以及大法官庭的其他法官发出抱怨,“他们太肥了,不但是身体包括钱包也是……”4我想象得到,假如他们一个月能喝掉一大桶葡萄酒,那么想必他们工作时间很少是在清醒中度过的。
     
      10.过去,这里确实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家。我不得不说,作为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到目前为止我的角色身份较之过去的岁月要清醒冷峻得多。我想象过假如我能得到一匹马,那么它也绝对得不到任何来自王室粮秣的供养。因此作为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的我经历的事情确实与我的那些待遇优渥日子滋润的前辈大为不同。那么今天成为一名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又是如何呢?
     
      11.在很多方面这是一项令人生畏的工作。不仅仅是因为每次人们一提到丹宁勋爵,一位曾经的法官和这所律师学院的瑰宝,我就会感受到作为一名他的后任者,身上交织并存着既感骄傲又深恐不足的复杂感受。我的首要责任当然属于司法。我是上诉法院民事审判庭的大法官,这个职务在很长时间段内是由衡平法庭民事主审法官担任。据传说衡平法庭民事主审法官获得这一职位完全是出于对我的另一位著名前任——乔治·杰塞尔爵士的畏惧,他是一位拥有如此天才般令人敬畏能力的衡平法院民事主审法官,判决书在他手中只留存两次,而那样做也只是出于对法官同事们的尊重。当时上诉法院的法官们都非常害怕他,以至于不愿意参与对他审理的一审案件的上诉审庭审,因此杰塞尔就被任命为上诉法院大法官以此剥夺他审理一审案件的司法权力。
     
      12.我的主要角色依然是一名法官,这与至少可追溯至一二六五年以来大法官庭主审法官所绵延承继的角色一样。但是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还拥有许多行政管理职责。其中一些非常乏味,比如说我要负责登记单务契约(deed poll);我还要负责维护庄园记录,我理解为实际上是由国家档案管理部门以我的名义在做这件事。当然毫无疑问我最为知名的职责是衡平法院案卷的管理人(Keeper of the Rolls)。
     
      13.去年部分媒体产生了一些担忧,担心衡平法院案卷管理人将再也没有什么案卷可管理了。从历史上看,衡平法院案卷管理人一直以来承担吸收行径取得事务律师资格的律师担任事务律师案卷管理人角色的责任。二〇〇七年《法律服务法》的一项后果就是确定性剥夺衡平法案卷管理人的此项职责,将其移交事务律师管理署负责。那些担心我将失去案卷的人不必担心。我负责的案卷不是事务律师掌管的案卷。我负责的案卷名头是指向国王的大法官庭,也就是后来的衡平法庭。当然自从一八七三年开始,大法官庭(衡平法庭)已经不存在了。因此我是一所不存在已经超过一百四十年的法庭的案卷掌管人。但我今天依然负有此职责。它们都保存在国家档案馆中。5
     
      14.也许正因为此,我是国家记录与档案委员会主席,该组织多项职能之一就是监督政府部门为后世维护并选择保存工作记录。在得到这份工作前我完全不知道还需负担这项职能。很有回报感的是,它令我得以了解政府各部门在保存记录时做了些什么。同往常一样,一项事业关注于其中一个方面,政府部门在保存记录时为相当于为照亮某项事业的整体运行投射了一道间接光柱。同样有益的是,这份工作既有回头看也有朝前看,包括依据三十年规则(目前已经缩减为二十年)解封档案。位于裘园的国家档案馆是一处存储着历史文档的丰富宝藏;朝前看则意味着这份工作需要学习关于电子信息的接入、定位、遴选、留存与存储等现代科学技术。此外,我还担任创设于一九五〇年的“大宪章信托基金会”的主席。当然五年后《大宪章》将要庆祝它八百周年的纪念,我们正在为这些庆祝活动开展筹备工作。
     
      15.在司法体制中,我既是一名法官又是一位行政管理者。自一九九〇年代后期开始的沃尔夫改革以来,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同样也被赋予更多职责。作为一名多少有些像奥威尔式命名的民事司法头目,在我现在需要在当代条件下在民事司法领域提供领导力。我出任民事诉讼规则委员会的主席,该委员会负责发展法庭规则。我同样也担任民事司法委员会,该委员会负责确保民事司法体制处于审查之下,指出其隐蔽的缺失与不足并提出解决方案。在英格兰与威尔士的司法等级序列中我仅次于首席大法官(Lord Chief Justice )处于第二名的位置。我在大法官的司法执委会中同样处于二把手的地位,这实际上就是首席大法官的司法内阁,其功能室管理运行司法体制本身,并以大法官的名义实际处理各法院以及司法部职能业务。
     
      16.我具有三个完全不同的角色:司法的、行政管理的,以及政策性的。关键在于在三者中找到正确的平衡。就我而言,目前仍处于初试浅尝。我非常希望能施加一种正确的平衡并希望历史能善待我。我也非常希望在我离开人世后不会得到一位前首席大法官从达夫林勋爵那里得到的“嘉奖”。达夫林在一九八五年评价一九二二年至一九四〇年担任首席大法官的赫瓦特勋爵时说:他是“自十七世纪的斯克罗格斯与杰弗里斯以来最糟糕的首席大法官”,他又加了一句“我不认为那样说是公平的。如果考虑到十七世纪至二十世纪之间司法活动标准的巨大进步,我要说,相比较而言,他是有史以来最为糟糕的首席大法官。”
     
      17.时间将会说明一切,如同今晚它提醒我一样。谢谢你们。

    【作者简介】
    作者:阿伯茨伯里 纽伯格勋爵 上诉法院民庭主审法官;译者:蒋天伟 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工作人员。
    【注释】
    1.我要感谢约翰·索拉比为准备本次讲座所提供的帮助。
    §相当于一千一百英镑,译者注。
    2.Lord Phillips ofWorth Matravers, My Predecessors in Title, Presidential address,Holdsworth Club, University of Birmingham 2002
    3.11Henry VII, c. 18 (1494), cited in Megarry, Miscellany at Law, (1st Edition) (1986) (Stevens & Son) at at 335
    4.Spence,The Equitable Jurisdiction of the Court of Chancery, Vol. 1 (Stevens& Co) (1846) at 359, footnote f.
    5.PublicRecords Act 1958.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与看法。
    转载请注明出自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律信息网
0
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律信息网
www.chinalawinfo.com
法律动态
网站简介
合作意向
网站地图
资源导航
版权声明
大红鹰真人娱乐法宝
www.pkulaw.cn
法宝动态
法宝优势
经典客户
免费试用
产品服务
专业定制
购买指南
邮件订阅
法律会刊
大红鹰真人娱乐英华
www.pkulaw.com
英华简介
主要业务
产品列表
英华网站
联系我们
用户反馈
返回顶部
二维码
博聚网